我在出席于美国华盛顿特区郊外戴维营举行的八国集团(G8)峰会的外出中迎来了55岁的生日。

 

 在新兴国家日益崛起的世界,对于G8的应有状态,我想见解多种多样。但是,拥有相同价值观的发达国家的首脑们促膝围坐在小圆桌旁,坦率交换意见的场所难能可贵。作为谋求对世界形势的共识“心心相连”的场所,我真切感到这具有深远的意义。

 

 首脑间花费最多时间讨论的是世界经济、尤其是欧洲债务危机的问题。我介绍了日本为防止危机波及亚洲及世界经济,通过强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资金基础及亚洲各国的金融稳定政策所做的贡献。

 

 有关地区形势方面,伊朗、叙利亚、阿富汗等问题成为议题,我作为亚洲唯一的参加国代表,提出了对于朝鲜问题“作为国际社会,应明确表明对于错误行为不给予回报的想法”等问题,并得以确认了各国联手进行应对的意向。

 

 我认为,包括多次的双边会谈和恳谈,最大程度地发挥了G8这个框架的优点,能够进行了十分有意义的讨论。

 

 由于东道主奥巴马总统的亲切关怀,在晚餐会上为我准备了点燃蜡烛的蛋糕。我曾介绍过前些日子在“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首脑会议”的晚餐会上推入了生日蛋糕的小故事,但做梦也没想到我自己会成为“接受方”,这实在是一个意外惊喜。

 

 55岁。明治时代前也许已经可以算是长寿。但是,如今是日本人平均年龄约45岁,平均寿命将近80岁的时代。每增一岁,我总想,要重新誓言好好度过今后的人生。

 

 现在,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3个“55岁”。

 

 首先是率先制作出正确的日本地图的先锋手伊能忠敬。他正式开始测量北海道沿岸是在55岁以后。据说他完成全国的测量时已是去世之前72岁左右的时候。

 

 此外是和我同辈的原日本国家足球队教练冈田武志。在55岁的今年,他就任了中国的足球队教练。我听说,他胸怀“在无法预知未来会发生什么的东亚,为了孩子们的世代,作为他们父母的世代,我想做点儿什么”之念而渡洋赴中。

 

 另外的一位是我的老师松下幸之助。即便由于战后被驱逐公职离开公司,也为了实现“基于繁荣的和平与幸福”之理想而成立了PHP研究所,这是他50岁以后的事情。在那之后,他返回社长职位,在55岁左右时重新置身于严峻的经营掌舵手的职位。

 

 上述诸位都年过半百,但仍使我感受到他们开始新的挑战的热情。我认为他们在面对未来上,都有着“为给未来世代留下点儿什么而采取新的行动”的共通点。

 

 一个人能活多久,谁也无法知晓。正因为如此,人们才渴望“为未来世代”燃烧后半生的热情。我对此深有同感。

 

 在吹熄蜡烛之际,奥巴马总统对我说:“许个愿吧。”我许的愿是:“世界和平与繁荣”。这个愿望不仅是为了“当今现在”,也是为了“将来”。

 

 G8首脑之间重新得以确定的是,为了繁荣,财政重建和经济增长是汽车之双轮,必须同时追求。为了描绘攻克这样困难课题的前进道路,以良好的形式传好接力棒,我希望为下一代尽心尽力。

 

 此为我55岁的誓言。

 

 周日深夜回国后,昨日开始了社会保障和税制一体化改革的特别委员会的在野党答疑。居于在野党重要人物群集的委员会场内,每个人以严肃认真态度的参与,使我觉得该讨论取得了一个良好的开端。

 

 今天,东京晴空塔开业。虽天不作美,展望台上恐难眺望美景,但晴天时定能远眺关东平原吧。这是世界最高的电波发射塔,我希望它能成为日本全体将恢复自信的象徵。

 

 为了开辟“决断的政治”的展望,让日本拥有光明的前景,本周我也将一步一步向前迈进。

 


2012年5月22日 内阁总理大臣 野田佳彦

カテゴリー

バナー

  • Countermeasures for Earthquake
  •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
  • Japanese Government Internet T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