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“外交之秋”深化的纽带

总理博客 星期二,11月22日,2011 18:20

  继戛纳的二十国集团(G20)峰会(与日本的时差为-8小时,飞机往返时间为26小时)、檀香山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(APEC)首脑会议(时差-19小时,飞机往返16小时)之后,自上周四至周日早上,我参加了于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(时差-1小时,飞机往返14个半小时)举行的东盟(ASEAN)各国的一系列首脑会议。连续三周的每个周末都出席了国际会议。

 

 在出差地,每日从早到晚奔波于各个会场,完全没有任何休憩的时间。我虽说不上完全不知疲倦,但应可称取得了一定成果。更为重要的是,在如此短暂期间内和各国首脑多次会晤,自然而然地彼此成了“熟面孔”。从这个意义来看,我认为这确实是加深各国首脑间的个人信赖关系,具有重大意义的三周。

 

 此次出差最大的目的是,加强多年培养的日本与ASEAN各国友好关系的纽带。正如泰国发生洪水灾害,日本企业的汽车生产停滞的事态所象征的,ASEAN各国与我国在经济方面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 

 为加深这方面的关系,在ASEAN各国的主要干线、港湾的修建,共享防灾经验等各个领域合作的具体形式上达成了共识。

 

 在此次美国和俄罗斯新加入的东亚峰会(简称EAS)上,日本作为海洋国家,强调了国际规则的重要性,并在推进有关海洋的合作和对话方面成功地得到了理解。

 

 在这次一连串的会议中,取得较大进展的一个方面是“经济合作”。正如以往所述,充分利用自由贸易的各个框架,有助于日本的国家利益,并借助亚太地区的成长活力是我的基本观点。

 

 各国达成共识的最终共同目标是,至2020年为止实现“亚太自由贸易区”(简称FTAAP)。对此“目标设定”成员国大致均无异议。

 

 问题是,到实现为止的“途径”。 现在除了唯一开始正式谈判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(TPP)之外,以ASEAN各国为中心,将加入日中韩三国的“ASEAN+3”,以及加入印度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的“ASEAN+6”作为基础的经济合作框架也获得了提议,在此次会议中,我国也积极地进行了推动。为此,在日本与中国共同提案的基础上,成立了相关国家间的工作组。

 

 此外,关于日中韩的自由贸易协定(FTA)于本年度内停止共同研究一事也得到了首脑层次的确认。关于其前提的日中韩投资协定,也因我的不断推动,得到了中国方面积极的响应。

 

 ASEAN+3、东亚全面经济伙伴关系(CEPEA)等由许多罗马字组成的会议、框架的名称种类繁多,要理清头绪正确理解有些繁琐,但这些框架是为了享有同一个 “最终目标”,并非相互排斥、相互矛盾。我期待各个框架互相刺激,为实现亚太地区的自由贸易、投资框架的构建各自取得良好的进展。

 

 首脑之间的联系。与ASEAN各国的联系。还有通过多方面经济合作的尝试而取得的经济方面的联系。我再次深切感受到作为国家领导人为加深不同国家之间的“联系”所发挥的作用和责任的重大。

 

 昨天(21日)通过了第三次补正预算,并正式成立。另外开始讨论《政策助言型事业区分》。

 


2011年11月22日 内阁总理大臣 野田佳彦

カテゴリー

バナー

  • Countermeasures for Earthquake
  •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
  • Japanese Government Internet TV